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luorinase2.JPG

來自蘇格蘭的 David O'Hagan教授,在2002年的 Nature雜誌 (Nature 2002, 416, 279),發表了世界上第一個氟化酵素 (Fluorinase),引起世人的關注。最近他們與 UC San Diego 的 Bradley S. Moore 教授合作,利用基因工程的方法將這個Fluorinase基因插到一種深海細菌 (Salinospora tropica) 的DNA當中,促使這細菌生產含氟的抗癌藥物 (salinosporamide A),並發表在最近一期的 J. Nat. Prod. (DOI: 10.1021/np900719u)。

這是一個相當fancy的方法,利用生物可以大量生產抗癌藥物,製藥公司也可以大大降低成本。

 

Nanob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laws.jpg

"In the Pipeline"一直是我喜歡的化學部落格,他不僅討論最新的藥物化學研究,而且還有目前的製藥產業發展,對於化學研究者非常實用,部落格的作者Derek Lowe本身也是有機化學的PhD,他以他待在有機實驗室多年的經驗,整理出自己的一套法則: "Lowe's Laws of the Lab",作為有機實驗室的生存之道,有些雖然有點白爛,不過大致上都很中肯,在此分享給大家:

 

Nanob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at-thong.jpg 

由於現代人飲食來源豐富且多元,不少人有肥胖的煩惱,肥胖不僅僅是美觀上的問題,肥胖還常常導致種種疾病,例如脂肪肝、心臟病或是糖尿病等等,就醫學理論上來說,肥胖的人沒有可能會是絕對健康的。然而目前的減肥藥都面臨一個問題,就是當你利用藥物切斷某個造成肥胖的代謝途徑時,人體會經由 energy homeostasis (能量平衡)的調節,尋求其他途徑來彌補並保持能量的平衡,因此造成減肥藥的失效。

 

Nanob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enzymology.jpg 

上一集提到這篇被有機化學家捅到半死不活的Science paper: Reactome Array: Forging a Link Between Metabolome and Genome. (Science 2009, 326, 252),這次換酵素學家來補刀也是剛好而已。布朗大學的David Cane以Enzymology的角度,提出種種質疑,讓我們來看他砍了哪幾刀:

 

Nanob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octor_patient.jpg

通常我對癌症的嚴重性只有很模糊的觀念,譬如說我大概知道胰臟癌比乳癌還嚴重,我也知道並不是所有癌症都是不治之症。當我看了Time的一篇報導之後,對於癌症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在此分享給大家。這篇是以五年存活率 (Five-year survival rate)來衡量癌症種類的嚴重性,醫學上在癌症治療的效果研究做為統計的依據,定義如下: Five-year survival rates describe the percentage of patients that are alive five years after their disease is diagnosed. 就是在診斷為癌症之後,五年內病人的存活機率,各種癌症的五年存活率如下圖:

Nanob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