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science.jpg

做科學研究最大的忌諱就是造假,這些造假的科學家們 (或者不配被稱作科學家的人們),不僅得到嚴厲的譴責,而且往後在科學研究的路上,必定也是蒙上不名譽的陰影,之前南韓科學家黃禹錫的人類胚胎幹細胞的研究造假就是最明顯的例子。2009年的化學研究也出現了很多faked science,而這些paper最後都被抓包並予以撤稿,其中不乏JACS跟Science這些重要的Journal,讓我們來看看今年被撤稿的這些paper還有後面的故事,提供給大家做警惕。   

 

首先出大包的就是鼎鼎大名的PGS (Peter G. Schultz)實驗室,今年12月初,Science及JACS分別撤銷了PGS實驗室在2004年發表的paper,這兩篇關於新的Glycoproteins合成策略方法研究,因結果無法重復而被撤銷:

(2004), Science 303, 5656

2. Site-Specific Incorporation of the Mucin-Type N-Acetylgalactosamine-r-O-threonine into Protein in Escherichia coli (2004), JACS, 15654

其中Science這篇已經被引用了92次,JACS這篇則是37次,引用這兩篇文章的科學家全部成了冤大頭。

 

Science2004.JPG 

 

(經典台詞) 揪竟PGS實驗室發表的文章是故佈疑陣,亦或是另有隱情?真相到底是什麼?背後有何恩怨情仇?結局絕對讓人「瞠。目。結。舌」。(故弄玄虛貌)

 

好的,這要從一個新的 postdoc 加入PGS實驗室開始說起,他的名字叫Eric Tippmann,2006年加入PGS lab後試著發展這篇Science的糖基化技術,然而經過幾個月的努力,他一直無法重複這個實驗,同時他也聽說實驗室其他人也是無法重複那樣的實驗,所以就在meeting的時候提出來,這時候的PGS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單純,他們就去找之前的實驗記錄本,結果發現記錄本竟然不翼而飛了! (靠,太豪洨了)

2007年3月1日,被撤稿的Science文章的第一作者和JACS文章的第三作者Zhiwen Zhang收到一封從暗黑科學界寄來的匿名eMail,內容是說他已經被發現在許多的論文裡造假,如果沒有向聖地牙哥的一個郵箱郵寄4000美元的話,郵件就會被轉發給Schultz、Scripps所長Richard Lerner以及UT Austin (那時Zhang已經在UT Austin任教),而且被發現之後,肯定會在他拿到tenure之前就被UT Austin給fire了。

不過Zhang並不鳥他而且報了案,隨後經過調查,警察告知他說已經找到鹹魚飯了,但是Zhang決定不追究。然而事情不是憨人所想的那麼簡單。

今年8月,Eric Tippmann在 JBC上婊了Zhang,稱Schultz實驗室的2篇蛋白質糖基化論文裡的實驗無法按照所描述的重複。然後Science跟JACS就分別撤回了這兩篇paper,UT Austin也拒絕了Zhiwen Zhang的tenure申請。

所以,將glycosylated amino acids導入蛋白質是豪洨的!!

其實PGS實驗室內的恩怨已經不是一兩次了,之前也有一個postdoc爆料說他們實驗室一個postdoc做的 PCR-based siRNA library (發在PNAS)是造假的,PGS還威脅他說假如說出去就要他好看 (http://www.thechemblog.com/?p=585#comment-6286)。

雖然PGS在Unnatural amino acids的研究上有很大的貢獻,從他們實驗室也出來不少有名的科學家,然而他對實驗室的管理,似乎出現了很大的問題,而且我深信那封恐嚇信應該也是從他們實驗室的人發出來的,其中可能牽扯更多實驗室內暗潮洶湧的恩怨情仇,所以如果有想要去那邊當postdoc的,真的要考慮一下了。

 

另外一個出包的是美國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罕分校 (UAB)H.M. Krishna Murthy教授,近日被發現使用偽造的資料構建12種蛋白結構,過去10年來在《自然》、《細胞》等知名期刊上發表了10多篇論文,這些錯誤的蛋白結構也被收錄進著名的Protein Data Bank (PDB)中 (包括 1BEF, 1CMW, 1DF9/2QID, 1G40, 1G44, 1L6L, 2OU1, 1RID, 1Y8E, 2A01, and 2HR0)。

c3b.jpg 

 UAB的調查認定,Murthy提出的蛋白質結構違背了基本的物理和化學規律,使得它們事實上不可能存在。UAB已要求撤銷這10篇論文並將這些蛋白質結構從資料庫中移出。然而根據統計,這些蛋白質結構總共已經被引用了449次,真是害人不淺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nobio 的頭像
Nanobio

Consilience

Nanob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thisiskai
  • 借轉 感恩
  • Katie
  • 拜读你的blog真是有趣
  • mho
  • 江郎
    我可以在 group seminar 上講妳最後那個 UAB 的例子嗎?
  • 當然可以啊 你們實驗室有沒有受害?

    Nanobio 於 2010/01/05 11:48 回覆

  • Ty
  • 學長把你的blog鍊結轉寄給我,可能是想安慰我七年來極力想揭發實驗室兩個造假南韓人卻不成功的心情吧。一個是學姊,一個是學弟,前者被瑞典學弟揭發,老板處理方式是把她送走,送進NIH,後者是我揭發,老板處理方式還是送他走,送到另一個頂尖實驗室去。前者的paper根本是造假,實驗記錄本還在,可是沒有實驗記錄?!(當然全實驗室沒人能重複),後者因為我長年在抓,這個笨蛋發不了任何paper。但是,當南韓人有個好處,實驗室的學長都怕他拿槍來亂掃射,只會叫我息事寧人,大概覺得我put everyone's life in danger。只能說,要造假,到差一點的學校啦!像敝實驗室南韓學姐的PNAS papers可能一輩子不會被揭發,尤其咱死要面子的大頭老闆不肯面對現實。根據敝實驗室大陸博士後對南韓學弟的評價是,他要做假就讓他作假吧,至少他有guts敢賭這一把啊。 當初是誰騙我科學是清流的?!
  • 科學界也是社會的縮影,總會有敗類存在的,尤其只為了自己升遷不顧科學道德而造假,其行為更是卑劣。但是科學之所以為科學,就是它建立在真理之上,造假總有一天會被逮到,而且不用等太久。實驗室老闆如果要保住名譽,最好也都要詳細檢視學生的研究再發表,你們實驗室很幸運,有你在幫老闆把關。

    最後,祝你研究順利囉!

    Nanobio 於 2010/01/08 23:35 回覆

  • Ty
  • 忍不住多說一句,南韓學姐老爸在南韓當教授,和黃禹錫很好,據她說,這整個造假事件根本是美國教授和黃實驗室的叛徒,聯合起來陷害黃禹錫。因為美國不能容許南韓科學比她們進步。囧。而且,她認為,南韓人民都知道這是美國的陰謀... (那時我心裡浮出來的句子是"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啊...)
  • 哈,你這個南韓學姊還在用撥接嗎? 只要google一下都查得到,調查他造假的單位是南韓首爾大學,跟美國人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除了造假論文,他還違法取得卵子,並涉嫌將大筆研究經費用來洗錢,韓國人都說他是國恥了,怎麼還有人替他說話。以下來自wiki: "首爾大學調查委員會公佈「黃禹錫造假事件」調查結果,證實黃禹錫及其研究小組除成功培育出全球第一隻複製狗「史納皮」外,其餘科研成果都是造假。"

    不過也不是所有南韓人都這樣,之前我在lab最好的朋友就是韓國人,後來quit嫁給日本人了

    Nanobio 於 2010/01/08 23:09 回覆

  • z2ki5b4
  • 我很欣賞你的圖文喔!
  • 謝謝,請不吝指教

    Nanobio 於 2010/01/08 23:11 回覆

  • Chris
  • 借轉~感恩: )
  • Researcher
  • 路過拜讀, 想發表一些感想.
    台灣學界似乎仍然普遍不重視學術道德與品格.
    最近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NIH 和 CDC 的上司機關) 剛結了一個之前從台灣來美國作 postdoc 時, 假造數據 ,被期刊登出後撤回文章的 case.
    懲罰是停權三年, 不能接計劃, 不能擔任 peer review, 任何人申請 HHS 計劃書 (NIH, CDC, etc) 裡有他列名的, 要另交督導計畫, 確保不會再造假!
    這樣的情況在美國一定是學術生涯的終點, 私人公司也不見得會要.
    但是那位被懲處的回台後, 毫髮無傷, 依舊找到南部某頂尖國立大學許多人擠破頭爭取的教職, 研究照作, 計畫照拿!
  • wow 我聞到八卦的味道了,可以偷偷跟我說是誰嗎?

    Nanobio 於 2010/09/17 18:08 回覆